粮食部长,为何向人民借粮?

粮食部长,为何向人民借粮?

一张小小的借谷证,记载了中央苏区红军反“围剿”斗争的艰难岁月,蕴藏着中央苏区军民团结一心、共克时艰的温情故事,更成为中央苏区第一任粮食部长陈潭秋为革命斗争一生的生动写照。借谷证借的是粮食,更是人民群众的信任。

在南湖革命纪念馆中,馆藏着两张泛黄毛边的借谷证,这是红军向群众借粮的凭据。仔细看去,纸面上印有“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借谷票”“干谷伍拾斤”“干谷壹百斤”等字样,票面中间绘制了持枪的红军战士,下面书写“此票为一九三四年向群众借谷充足红军给养之用”,签发者为“粮食人民委员陈潭秋”。

50斤借谷证

纸轻情意重。薄薄的两张借谷证承载着一段沉甸甸的历史时光,记录了困难时期红军和苏区人民深厚的“军民鱼水情”。

100斤借谷证

1934年2月,中央苏区红军正进行第五次反“围剿”作战。由于战争失利,中央根据地范围日渐缩小,国民党军队更是对苏区实行了严格的经济封锁,再加上正值苏区青黄不接,粮食供应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。

为了保证苏区红军的供给,党中央和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决定向群众借谷24万担。这一十分艰巨的任务,令粮食部的干部们深感为难。

“粮食就是生命,没有粮食,如何能打胜战?”时任中央苏区粮食部长的陈潭秋临危受命,他决心以最快的速度和最低的成本解决这一问题。

办法永远比困难多,陈潭秋极富魄力地推行了一系列有利措施。

首先是“开源”,陈潭秋积极印发借谷证,广泛向群众征粮储存。苏区人民被他的热情与真诚所感动,不到半年时间,征粮24万担和借谷60万担的任务便顺利完成。

再者是“节流”,陈潭秋大力推行节粮运动,要求群众多种杂粮蔬菜以补充粮食的不足。

不仅如此,他还于《红色中华报》上发表《收集粮食总结》一文,在党报上发表《把节省运动开展到群众中去》的社论,倡议群众以个人为单位“节省三升米捐助红军”。

陈潭秋以身作则、带头节粮,同时也向各机关部门发出节粮挑战书。在强有力的呼吁声下,苏区军民主动响应节粮号召,掀起节约粮食的热潮。

“节源开流”保证了粮食的基本储备,但在运输与保管上却遇到了新的困难。陈潭秋率先提出要成立专门的领导班子进行管理,从招收配备技术人员、监督收粮到清理粮食储备账目,他都亲力亲为,不肯松懈任何一个环节。

陈潭秋故居

1934年10月,中央红军准备长征,中央指示陈潭秋为即将开拔的部队准备五到七天的粮食。当时,苏区缺乏大的粮仓,运输条件很差,要在短短的几天里筹集到几十万斤的稻谷再碾成米,是极其困难的。

陈潭秋面对困难,从容不迫,统一筹措,日夜不休地工作着,他积极发动群众,号召大家上下齐动手、军民齐努力、老幼皆上阵!最终顺利完成了红军长征前的粮食筹备任务。

工作伊始他便提出:“我们首要的任务是解决红军长征要携带的粮食,同时,也要给留下的部队准备好粮食,还要安排好群众的生活。我们应有这个通盘考虑。”

在他的统筹安排和部署下,征粮工作既满足了部队的需求,又保障了群众的利益。党和群众一致称赞陈潭秋不愧为“人民的好粮食部部长”。

中央苏区血雨腥风的斗争岁月里,一张张换来粮食的借谷证,不仅是保障苏区红军粮食的生命线,更是紧密联系党和群众的情感线,在革命战争中发挥了不可忽视的历史作用。

红军开始长征后,被亲切称呼为“人民的好粮食部部长”的陈潭秋坚持要留在中央苏区指挥游击战争,任中共苏区中央分局委员兼组织部长。

1942年夏,新疆局势恶化,大部分共产党员开始分批撤离,陈潭秋将自己列在最后,他表示:“只要还有一个同志,我就不能走。”1943年9月,陈潭秋不幸被捕,最终被秘密杀害于狱中,年仅47岁。